育新机与开新局:后疫情时代的中国律师业

杨楠律师    2020-08-11    41
2020年极不寻常。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遭遇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经过全国上下和广大人民群众艰苦卓绝努力并付出牺牲,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作为现代服务业晴雨表的中国律师业,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同样受到了巨大冲击。一、疫情之下,中国律师之困(一)只吃不做,业务之困新冠肺炎疫情给各行各业都带来了极大的冲击。由于一些企业破产倒闭,导致律师的客户流失,客户支付能力下降,造成法律服务市场大幅萎缩。疫情袭来,全国大部分律师所歇业“停摆”30至70天,大部分律师被隔离在家1至2.5个月。虽然律师可以网上约见当事人、咨询、审查合同等,但当事人特别看重与律师的面对面交流。否则,不能签订纸质合同,不能开具纸质发票,当事人心里不踏实。有些业务就这样跑了。社会再生产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的过程变成了单一的消费。律师宅在家里,无案办,无创收,坐吃山空。合伙人、资深律师的境况还要好一点。年轻律师的积蓄本来就少,歇工一两个月使他们的经济更加拮据,陷入困顿。2020年4月,北京市朝阳区律师协会以北京、保定、杭州三地466家中小规模律所为样本开展了调查,并最终形成了《疫情影响之下中小规模律所生存现状和发展建议之调查报告》。《报告》显示,第一季度签约合同金额同比减少的律所占77%,业务收入同比减少的律所占75.9%。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律师业形势的严峻,已然在这些地区中小所身上显现。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江苏三法律师事务所党支部书记刘伟全面分析了疫情对中小律所的影响。他指出,根据南京律协的调研,疫情防控管控措施对律所工作效率有明显影响,造成工作延误,几乎所有律所在2月份都基本处于停工状态,3月份开始分阶段有序复工,大部分工作还不能正常开展,直到4月份才基本恢复正常。(二)只出不入,财务之困疫情之下,律师所财务面临着巨大的内外压力。从外部看,律师所的客户——企业,一部分停产歇业。企业是律师的衣食父母。企业倒闭了,客户流失了,律师的财源也就断了;一部分企业虽然挺过来了但日子也不好过,他们必然要缩减公司法务费开支,捂紧“钱袋子”,律师的财源少了。一部分律所二月份的创收甚至是“剃光头”。一部分律师在疫情歇业期间更是“颗粒无收”。从内部看,律师所的运营成本压力增大。一方面,由于律师所的停业歇业,业务收入锐减。据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刘伟介绍,南京中小律所一季度业务收入普遍的明显下降,部分律所一季度业绩同比下降超过50%。造成中小所业务收入明显下降的原因与中小所的主要业务类型有关,比如刑事辩护业务中律师会见困难,小标的诉讼仲裁业务中当事人选择和解或者延期解决争议。疫情直接导致了律师业务数量的减少、客户付款意愿和支付能力下降,特别是在中小律所执业的年轻律师因为缺少稳定的客户和案源,受疫情影响更为明显。另一方面,律所的房租水电、物业费、行政人员工资等主要运行管理成本并没有减少,这对于大多数没有风险备用金的律师所来说就面临着正常运行的困难,不少律师所的财务都捉襟见肘。(三)只走不进,劳务之困疫情之下,中小律师所的处境更加困难。由于规模化大所的抗风险能力更强,业务范围更广,业务更多,回旋余地更大。因此,中小律师所的律师纷纷跳槽去大所,中小律师所的人才流失严重。(四)只断不连,发展之困受全球疫情冲击,世界经济严重衰退,产业链供应链循环受阻,国际贸易投资萎缩,大宗商品市场动荡。国内消费、投资、出口下滑,就业压力显著加大,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困难凸显,基层财政收支矛盾加剧。律师业作为经济产业链供应链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经济循环受阻而受牵连受冲击。一损俱损,一阻俱阻。一部分企业破产了倒闭了,法律服务的供应链就断了。疫情之下,法律服务的供应链断多连少。因此,法律服务业随之出现萎缩、下滑。这种负面效应,将会在今后一段时间对律师和律师所的发展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二、疫情之后,中国律师之路习近平总书记2020年5月23日在看望参加政协会议的经济界委员时强调,要坚持用全面、辩证、长远的眼光分析当前经济形势,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新冠疫情给中国律师业造成了巨大冲击,同时客观上催生了新的商机和发展蓝海。我们要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在捕捉和创造机遇上下更大功夫,聚焦新基建、新消费、新制造、新电商、新健康、新治理,做足做好“危中寻机、发力蓝海”的文章。我们要深入研判疫情对律师业冲击带来的消极影响,化危为机,寻找因疫情而产生的新的法律服务需求,在困境中拓宽服务领域,破“难点”、疏“堵点”、补“断点”,培育增长点。(一)在上接“天线”、下接“地气”上开新局法律服务既要上接“天线”——围绕党和国家的工作中心,服务大局,又要下接“地气”——服务基层、服务老百姓。后疫情时代,律师业要开新局,更应如此。2020年5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的经济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时强调,“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至关重要”。李克强总理在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加大“六稳”工作力度,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六稳”指的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涵盖了我国目前经济生活的主要方面。不管是保基本民生还是保市场主体、不管是稳金融还是稳投资、不管是稳外贸还是稳外资,都离不开律师的法律服务。李克强总理在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主要是: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加强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围绕“两新一重”建设,法律服务更是大有可为。律师业既要在上接“天线”中育新机,又要在下接“地气”中开新局。进社区、进企业、进乡镇、进机关、进学校、进军营是律师的老传统、好传统。律师在“六进”中既服务了百姓,又充实了案源。既提高了社会效益,又获得了经济利益。我们要用律师的“六进”,推动“六稳”和“六保”工作的落实、落细、落地。在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中发挥律师的积极作用。(二)驱动“六驾马车”开新局疫情之下,中小微企业面临“经济寒冬”,一批“僵尸企业”将破产。凡事皆有两面性。关口亦风口。疫情也给律师的法律服务带来了“五增多一做好”的发展机遇。这就是拉动律师业务增长的“六驾马车”。所谓“五增多”——一是兼并重组的业务将增多;二是破产清算的业务将增多;三是不良资产处置的业务将增多;四是劳务纠纷将增多;五是履约合同纠纷将增多。以上“五增多”将在后疫情时代迎来新一轮放量增长。所谓“一做好”——就是做好发债业务。2020年5月22日李克强总理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不论是政府债还是公司债,都需要律师提供专项法律服务。2020年4月20日,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第一期疫情防控债)20亿元在深交所成功发行,由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担任发行人法律顾问。由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的重庆市南部新城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一带一路”公司债于2020年4月获得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转让无异议函》,是2020年全国首家“一带一路”公司债的申报获批企业,债券总申报规模为25亿元。疫情之下,企业并购、收购、破产重组项目数量将会大幅增加。“大鱼吃小鱼”,跨行业并购、收购,纵向和横向并购、收购等,这些都需要律师事前进行尽调,制定并购、收购方案及收购程序,审查各类合同,评估各类经营模式的合法性。有的企业可能会破产清算、重组,那么律师就要协助起草重整计划草案和方案,担任重整管理人或破产管理人,监督企业履行破产重整计划,代表破产企业与战略性投资人进行谈判、磋商等工作。疫情过后,不良资产处置的业务会越来越多、律师的机遇越来越好。受疫情影响,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及中小微企业目前困难重重。一部分关停了,一部分倒闭了。有的企业可能会暂时性断尾求生、进行大规模裁员;有的企业则会退出生产经营领域。这些都会使企业与员工之间的劳动争议案件数量攀升。帮助企业与员工梳理好劳资关系,公平、合理解决争议,这既是律师业务的机遇,也是律师执业义务。律师要依据疫情期间国家颁布的有关劳动用工方面的临时政策,为企业、为员工进行普法和解读,使双方能够相互体谅,在特殊时期用和谐的方式解决劳动争议,或者利用律师的智慧寻求一种妥善解决的方式。(三)加快律所数字化转型开新局人类已经进入了大数据时代。数据,已经渗透到当今每一个行业和业务领域,成为重要的生产因素。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形势下,律师的社交活动、与当事人的接触都需保持距离、受到限制。后疫情时代,我们要克服疫情管控和自身防疫对律师工作带来的不利影响。加快律师所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将律师的获客途径、服务方式、办公模式、学习培训等搬到线上,打造云端律所、线上律所。现在,律师的网上直播、在线提供法律服务的数量正在大幅度增长。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这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这次疫情也是对中国律师业的一次大考。通过这次大考,中国律师业淬火前行,必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作者:徐绪柏,湖北瀛楚律师事务所)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