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中生代律所规模化的“道”与“术”

杨楠律师    2020-10-24    107
2020年10月17日,策略律师事务所十五周年庆典暨《中国上市公司诉讼蓝皮书》发布会隆重举行。在北京来福士中心办公楼里,热闹而融洽的仪式感洋溢周围。芳华恰满十五载,在数十位来宾的见证下,手举酒杯的创始人谢会生律师及与会策略人内心坚定而平和。送远过去,铺就未来,正值年轻的策略律所,未来尚有无限潜能。“目标确定了,不怕慢,一个人做好一件事可能需要一辈子的时间”。谢会生律师口中的“一件事”就是策略。迄今,策略建所十五周年,华丽转身十周年。在过去十年,策略走得足够稳健,塑造了其“高端商事法律服务践行者”的行业形象。作为中生代律所中的翘楚,未来新的十年策略需要面对的,将是如何探索、创新与改革,实现其高品质、规模化大所的战略目标。2020,策略“当打之年”20年前,谢会生律师还是一名刚刚执业的“小镇青年”,早有伸张正义之心,但尚缺公堂决断之力。三年之后,闯荡京城的谢会生律师已声名鹊起,律师不仅仅是职业,更是事业。2010年,已经执业十年的谢会生律师,想将一个人的事业,变成一群人的事业。于是,在这一年,他领头重新塑造了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策略律师事务所主任谢会生“当时,中国法律服务行业对经营模式的尝试,逐渐多元化,身在其中,难免有些自己的想法,如果能够实现,也算是为行业做了点贡献。”谢会生律师回忆到。十年前,中国法律服务市场逐渐成熟,律所间的竞争日趋白热化,对规模、服务模式、管理模式的追求不断升级。单打独斗的传统律师工作模式,难以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逐渐专业化、多元化的服务需求,对律所提出了新的要求。2010年12月,策略迁址朝阳门SOHO的同时,开始进行管理体制的探索,明确律所专业化发展、团队化服务、精细化运营的基本原则,将逐步、稳健、适度的规模化作为中长期战略规划。谢会生律师认为:“策略是后来者,想要在市场中争取自己的一席之地,必须具备自己的发展之道”。在此后的十年间,策略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如果律所有生命,此时的策略已经“成年”,对于只有40年的中国法律服务行业,中生代的崛起,正当其时。2020年,策略第五家分所——海口分所成立。2020年,策略进行管理体制改革,设立执行委员会、监事委员会。2020年,策略改制为特殊的普通合伙制律师事务所。……面对动作频频的2020年,谢会生律师给出的回答是“为规模化进行提速前的准备”。在谢会生律师的话中,不难感受到策略对规模化发展的雄心。2020年,策略的“当打之年”。中生代律所规模化的“道”与“术”长久以来,规模化带来综合化效益的提升,正在征服越来越多的律所,规模化已逐渐成为行业的共识。在过去的20年间,我们看到中国律所通过自然成长、合并、联盟等方式,造就了一批极具竞争力的综合型规模大所。在管理的价值不断凸显的前提下,对于像策略一样的中生代律所来说,野蛮生长式的规模扩张已经不再适合,追求管理能力与规模的适配才是其最正确选择,这也是策略规模化发展的“道”。道是思想,术是方法,道术合二为一,才是正道。道是看什么驱动了你,术就是看你能驱动什么。策略规模化的“道”是谨慎的,扩张步伐要控制在管理能力能够激发规模价值的前提下,律所综合服务能力满足律师需求,专业服务能力满足客户需求,避免因激进扩张而造成负相关的影响。如果说谢会生律师是策略的总设计师,为策略的发展引领方向的话,那么作为策略执行主任的庞理鹏律师就是那个“操刀人”。策略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庞理鹏“一家律所想要长久稳健地发展,第一是律师,第二是客户,这就是‘术’,优秀律师和优质的业务,是支撑策略规模化的两根擎天巨柱。”庞理鹏律师讲到。然而,无论是吸引更多的优秀合伙人的加入还是开发更多更优质的业务,都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策略需要做的是筑巢引凤。那么,策略筑就了怎样的“巢”呢?策略筑就的“巢”策略希望构建一个为律师解决后顾之忧的服务平台,管理规范、业务精专、协作服务,具备极强的市场开拓能力与品牌影响力,梯队建设完善,有能力为律所的持续发展提供源源不绝的内动力。(一)管理专业化管理能力正在成为律所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其专业化程度决定了律所能否通过管理激发规模化暗含的巨大价值。策略管理改革的最大特点是其管理体系专业化程度的不断深入。在创所之初,策略明确了律所专业化发展、团队化服务、精细化运营的基本原则,这也是策略当下管理体制的基本框架。“而公司化管理模式更适合律所专业化、国际化、规模化发展的需要,对律所实现高效运作、合理绩效、一体化发展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多年来策略的合伙人一直坚持‘低分配、高投入’的模式,将更多资源投入到律所的建设中。”谢会生律师说。2020年,策略进一步升级内部管理体制,设立执行委员会与监事委员会。同时,本次改革完善各职能部门的服务能力,各执委分管对外联络、规章制度、业务指导、分支机构设立与运行协调、财务监督、人力资源、行政、品牌宣传等各项工作,创造性地在执行委员会中引入非律师委员,实现管理体制上的专业化分工。本次改革后,策略内部管理体系的职责分工更加明确,专业管理能力得到加强,核心合伙人逐渐从冗杂的日常事务中脱身,将精力更多地集中到法律服务上。在未来,策略将进一步完善其专业管理体制,引入专业的律所管理人才,规范、梳理各项内部管理制度,“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目前,执委会还属于过渡阶段,策略的未来要往运营一体化、管理体系化、服务市场化、适度规模化、整体国际化发展,做高端商事法律服务的践行者。”庞理鹏律师讲到。(二)业务委员会在过去的数年间,中国律师以每年五万人的速度在增长,激烈的竞争让法律服务逐渐回归本质,专业服务能力仍旧是决定律所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建设专业化的律师团队能最大限度地整合资源,提升律所的服务质量与竞争力。在专业化分工日益精细、法律服务内容渐趋繁杂的今天,律师若是没有专业化的定位、专业知识的积累,其在同类律师中的优势就无法凸显。”谢会生律师讲到。策略的业务范围已覆盖十余个业务领域,包括:资本市场重大争议解决、资本市场、知识产权、私募基金与投融资、信托与保险、刑事合规、区块链与数据合规、法律顾问、房地产建设工程、海外投资与移民、婚姻家事与财富管理、劳动人事法律等。其中,资本市场重大争议解决业务是策略律所的核心业务之一。策略律师曾成功办理“中国负案上市第一案”“中国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第一案”“上市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纠纷第一案”等在资本市场上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案件。“策略各专业委员会已在筹建中,律师根据自身发展需求可选择1-3个专业深耕的业务领域。之所以没有实行业务部门化而选择委员会的方式,是因为委员会的组织形式是一个自由的交流体系,更多交流,有利于律师寻找到更加适合自己的专业定位。”庞理鹏律师讲到。律师专业化的下一步必然是内部交叉市场的形成,策略鼓励律师进行积极的内部合作,并出台了相应的规章制度,规避内部合作中的未知风险,避免合作纠纷。“随着策略规模化进程的加速,未来必然会有更多的专业委员会出现,但我们的原则是先要保证我们的服务质量,根据律师成长和客户属性来决定做哪些业务领域,必须夯实专业基础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布局。”谢会生律师强调。(三)总分所一体化建设伴随着客户服务的多元化、复杂化趋势加强,律所打造跨区域服务能力的需求被提上日程。以总所为依托,各分所为支点的网络化布局,可以满足当下客户跨区域的服务需求。2013年,策略首个分支机构呼和浩特分所正式挂牌成立。时至今日,策略从服务能力、客户需求、战略布局等角度考量,已经在南京、海口、呼和浩特、包头、西宁设立5家分所,另有苏州和乌鲁木齐分所已在筹备中,初步建立起覆盖全国各法律市场高地的服务网络。“策略在发展上奉行高标准、高质量、高要求,一定要在当地法律服务市场做出特色,占据一定的市场格局,有能力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法律服务。并且策略坚持分所直营,坚持总分所的一体化管理,需要分所与总所在文化、管理、服务标准等方面保持高度的一致。”谢会生主任讲到。在管理上,策略总分所联动通过核心合伙人的定期联席会议探讨律所发展方向,以信息化管理系统为纽带,以规范行政、财务等工作流程来提升管理效率,落实日常管理。在业务协作上,策略以北京总所为战略支撑,以各分所为触角。根据客户需求,联动全所的专业服务人员组建高度专业化的协作团队,以满足客户多领域、跨区域的专业服务需求。谢会生律师举例说:“目前,我们在办的一个案件,由北京总所提供案源,包头与呼和浩特分所的合伙人就近办理,海南的某专业领域律师进行跨区域的业务支持,充分实现集全所之力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法律服务”。(四)品牌文化建设律师事务所品牌文化,是一个律师事务所内部建设和外部建设的综合表现。品牌之于规模,二者之间相辅相成,律所规模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品牌形象,品牌在律所吸引律师、开拓市场方面有着巨大价值,越来越多的律所认识到品牌的重要性。对于策略来说,十年积累下的“金字招牌”已经响亮,但在规模化提速的前提下,品牌升级迫在眉睫,投入更多资源,明确自身品牌定位,由内而外彰显积极正面的品牌形象,对策略的人才引进、规模扩张、市场开发都将发挥关键作用。2019年,策略成立了文化品牌委员会,由具备媒体经验的人作为主管负责人,并聘请资深媒体人华挺为委员会主任,逐步明确“高端商事法律服务践行者”的品牌定位,针对性地调整品牌部门架构,提炼品牌标宣传方法论,塑造专业、规范的品牌形象。通过对律所全体成员,从合伙人到执业律师,从律师助理到行政人员的共同意识、思维方式、价值观念、行为规范的梳理,形成“团结协作,多方共赢”的内外共识。2020年,策略官网2.0版正式上线,策略品牌化发展进入新时期。“文化品牌建设越来越成为策略的重中之重,但不管对于策略的过去还是未来,过于高调的品牌宣传都与策略的稳健气质不符。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通过适度、巧妙的方式将品牌特点合理化表达。在新时期,品牌化发展将是策略未来的重要战略,我们需要让更多的人才看到有品质的策略、专业化的策略。”品牌负责人杨慧彩总结道。(五)市场开拓律所的市场开拓是传统律所与新型律所打破自身局限的关键,也是其不断发展与转型的主要动力。在当前的法律服务大环境下,行业竞争激烈,服务同质化严重,导致许多律所举步维艰。对于策略来说,市场开拓问题从未对其发展造成障碍,这主要得益于策略合伙人的牺牲精神、极具前瞻性的新业务领域布局以及积极高效的市场策略。1、合伙人的牺牲精神“中生代律所想要发展起来,核心合伙人必须作出牺牲。初期阶段需要合伙人支撑律所平台的发展,才能展望长期的目标。发展初期,谢主任曾一度为律所贡献了绝大部分的创收,这种付出精神,让我们非常敬佩。当然,在长期目标与短期目标之间我们有一个合适的平衡点。”庞理鹏律师讲到。法律服务机构的特殊性,决定了律师集服务与业务开发于一身,在行业内有着多年积累的合伙人群体早已凭借其专业的服务能力构建起市场壁垒,但大部分处于执业生涯早期的普通律师,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对于旨在“筑巢引凤”的策略来说,帮助年轻律师开拓更多的案源亦是责无旁贷。2、布局新兴业务领域随着社会经济结构的变化,法律服务内容逐渐多元化,也逐渐涌现出新兴业务领域。对于中生代律所来说,积极布局新兴业务领域,或是其实现弯道超车的机遇。2020年,北京策略区块链与数字经济争议调解中心获批成立,策略调解员队伍由权威、专业的区块链与数字经济领域法律专家、律师、学者组成,他们深谙区块链和数字经济领域的法律法规及产业政策,在投资争议、知识产权、数据争议、数字资产争议、数据安全争议、隐私保护、网络安全事件等业务领域具有丰富的研究与执业经历。区块链与数字经济争议调解中心的成立是策略布局新兴业务领域的具体体现。除此之外,策略律师在体育、娱乐等新兴业务领域同样潜力日显。3、公共案源的开发中国有非常多的优秀律师,但优秀的律所却并不多。策略以大型机构类企业客户为目标。客户机构化意味着律所也必然是一个更加紧密、相互支撑的整体,在未来机构的重要性将超过律师个人。“律所层面的业务,是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一方面依靠合伙人对律所信任将客户托管到律所,另一方面律所需要积极拓展市场,反哺合伙人,这样双方之间才能达成平衡,才能更有利于律所的稳定发展。”庞理鹏律师介绍。目前,策略设立法律顾问中心,鼓励律师将个人的法律服务托管到法律顾问中心,在律所的平台上进行统一管理、统一服务,并以优惠的政策保障律师权益。律所所有的对外招投标也都以法律顾问中心的形式展开。目前,策略正在以每月3-5家的速度,完成在银行、央企、国企等大型机构客户的入库工作,这需要一个慢慢铺垫的过程,市场开发和拓展队伍也需要伴随着法律服务团队同步成长。(六)青年律师的培养策略培养的每一位律师都是“用子弹喂出来的神枪手”,从不吝于给青年律师机会是策略从建所之初就坚持的传统。在律所最困难的前两年,谢会生主任用自己绝大多数的收入撑起了策略。同时,他也亦师亦友般陪伴着年轻律师的成长,为他们讲述办案经验,为他们提供学习培训的机会,营造读书和研究的氛围。一个正常需要2-3位律师参与的案件,策略通常会安排4-5位律师一起参与,一方面是更好地服务客户,另一方面就是为律师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在“实战”的不断磨砺下,策略的年轻律师成长迅速,执业短短几年后,其中的佼佼者便有机会被晋升为律所合伙人。策略呼和浩特办公室兼包头办公室负责人刘曦雨律师就是策略青年律师中的杰出代表。策略呼和浩特办公室兼包头办公室负责人刘曦雨“在我还是实习律师的时候,参与的案件就已经超过二十件了,如果是在别的律所,实习律师要主动争取才有参与项目的机会,而我已经有机会自己选择案件了。实践磨练出的服务技巧是老律师言传身教也体会不到,这有利于律师自信的建立。”刘曦雨律师讲到。策略摒弃传统的师徒制,在团队化的服务机制下,合伙人、律师、客户之间的接触几乎无障碍,合伙人将办案的经验技巧毫无保留地传授给青年律师,同时培养青年律师与客户主动沟通的能力和信心。青年律师的快速成长是策略得以持续超预期发展的关键。“在策略的第一阶段,我们把人才放在第一位。如果用十年的时间,能够培养出数位能力突出且紧密合作合伙人,那么我们的事业就成功了。我们将每一位律师都当作未来的合伙人、事业伙伴来看待,无论是在薪酬待遇还是长期的培养与打造上,策略都在尽己所能,倾尽全力。”谢会生律师认为,律师是法律服务的根本,有了优秀的人才一切自然水到渠成。结语在谢会生律师看来,未来中国的法律服务行业必然是“两极化”的,大所借助人才聚集优势,在管理能力和行政效能的提升下,塑造了极具竞争力的品牌,必然占据大部分法律服务市场。另一方面,小所依靠便捷的服务方式、灵活的内部管理、高度精专的业务领域,同样可以抢占属于自己的市场空间,但这种发展潜力有限。策略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做中国法律服务的前三十,甚至前十。用庞理鹏律师的话来讲,“在北京是一个谈梦想不会被嘲笑的地方,策略的目标设定完全没问题,只在于我们需要多久的时间来完成”。谢会生律师常说:“遥程路反近,捷径常误人。我们不设定时间,我们有热情、有毅力坚持去做,不会刻意在速度上求快。”恰如百米冲刺与马拉松的对比,“百米冲刺的激情和信心,策略人虽有,但并不推崇。因为真实的法律世界道路漫长、险阻,需要法律人负重前行。这些年来,支撑策略律所最纯粹的意志——‘打得赢,靠得住,为客户创造价值’,不曾因赛道蜿蜒漫长,天气酷热暴晒,身边人半途折返而动摇过。”未来的路还很长,但对于策略律师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了在路上。现在,他们期待更多同行者。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