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合民法典谈企业诚信应该如何构建

杨楠律师    2020-09-27    63
市场经济是一种信用经济,契约是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企业作为市场经济的细胞,能否遵守契约不仅关系到企业的兴衰与发展,更影响到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必须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法治文化,是指社会公众对法律规范的普遍内心认同,是社会公众基于对法治的尊崇、敬畏、捍卫和厉行,而形成的合理、稳定的预期。社会主义法治文化是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内生的动力、是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理论基石。我国现阶段法治文化建设的首要任务是重构诚信社会,而在整个社会诚信体系的构建中,企业诚信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为此,笔者将结合《民法典》的学习,从下述三个方面提出自己的一点思考。一、以法治文化统领企业信用建设“诚信”是指“处于各种关系中的社会主体,内诚于心、外信于人、诚实无欺、恪守信用的符合社会规范的品质规范和行为规范”;张国臣教授认为,企业诚信是企业在市场经济活动中,秉承诚信准则,遵守法律及合同、遵循市场规则,并以此来获得其他行为主体信任的道德行为。企业信用问题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也是影响到我国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最大障碍,张国臣教授从生产、经营领域、社会责任感三个方面概括了当前企业诚信的突出问题。早在201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就发布了《社会心态蓝皮书》,其调查显示社会的总体信任指标在2012年进一步下降,且已降至及格线以下。多年来有关部门采取了各种积极措施、甚至重拳出击,希望能彻底扭转这种局面,在法律威慑、政府治理及社会舆论监督下,包括企业诚信在内的社会总体信任问题有所好转,失信现象较前些年大大减少,但是,还没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从媒体披露的情况来看,企业失信现象屡有发生,笔者曾经在企业工作多年,对此有切肤之痛 。“诚实守信”既是一个品质规范、道德规范、交往规范,更是一个法律规范,它与法治具有法理上的必然联系。诚信体现着契约精神,而契约精神则是法律、特别是民商法律的精髓。在大陆法系的民事立法中,它被称为“帝王条款”,早在罗马帝国时代的《查士丁尼法典》之《法学总论----法学阶梯》中就写明:法律的基本原则是:为人诚实,不损害别人,給每个人他应得的部分。我国《民法典》第七条确定了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的原则。诚信即诚实守信;而在第八十六条关于营利法人的社会责任中,更明确规定:营利法人从事经营活动,应当遵守商业道德,维护交易安全,接受政府和社会的监督,承担社会责任。除了基本法以外,我国的《票据法》、《投资基金法》、《证券法》也以特别法的形式,确立了企业及经营者的诚信原则,这些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是将诚信纳入法治文化研究及建设目标的法理依据。要从根本上解决企业诚信问题,必须从深层入手,即培育诚信文化。将企业诚信建设置于法治文化建设的整体框架中,就是在法治文化建设中通过制度、机制、文化,使上述法律原则、法律规定转化为企业经营者的法治信仰、法治意识、法治观念、法治思维,通过内化于企业家的灵魂深处,再外化于企业。当前,随着全面依法治国进程的不断深入,社会主义法治文化建设作为法治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法治中国的精神构成要素,日益成为法治建设中的重中之重,法治文化建设将成为企业诚信建设的利器。夯实诚信的法治基础,惟此才能达到企业信用标本兼治的目的。二、企业信用建设的重构路径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深入开展道德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教育和治理,加强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建设”。前已述之,法治文化是一个社会的法律制度及其实践所具有的深沉文化内涵,是法治信仰、法治观念、法治思维、法治原则、法治价值、法治习惯的总和;然而,要把这些抽象的概念转化为社会公众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行为习惯,把“纸面上的法”真正落实为“行动中的法”,把法治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就必须通过具体的载体、措施和路径为此,笔者建议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一)深入推进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企业是在具体的环境中生存与发展的。营商环境是指伴随企业活动整个过程的各种周围境况和条件的总和,它是社会要素、经济要素、政治要素和法律要素等多要素的组合,营商环境的打造与完善,是一项系统工程。作为外部条件,一个地区营商环境的优劣直接影响着区域内企业的状况,并对其是否能诚实守信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因此,法治文化建设,首先应净化企业赖以生存的大环境,在建立加强企业诚信建设的同时,加强诚信政府、诚信商务、诚信社会的再造;与此同步,加快企业诚信标准体系的建立、设立企业“红黑名单”、市场准入及退出机制;以法治理,建立一整套行之有效、公平公正透明的具体监管体制,优先建立中小企业信用体系,开展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利用大数据整合区域内企业的信用信息、完善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定期发布企业诚信信息、形成褒扬诚信的政策导向。2017年9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从营造依法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营造企业家公平竞争、诚信经营等十个方面提出了29条具体措施,这是我们完善法治化营商环境的行动指南。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法治化营商环境的建设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它将是一个长期的任务,法律的强化与道德的教化是社会主义法治文化两个特征,也是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的两个抓手,因此,在依法治理的同时,还要借助于我国优秀文化传统,特别是数千年沉淀下来的诚信风范,立足于国情和区域发展的特点,由此,才能建立符合国际惯例和本区域市场经济运行的营商环境。(二)完善公司法人治理、加强合规建设要真正把诚信作为企业“软实力”的体现,除了建立和完善法治营商环境外,更多地还是要依靠企业合规建设,在公司治理上下工夫。企业公司化的最大特点,就是股东仅认缴的出资为限,对公司承担有限责任,这就使一些不法经营者有机可乘,实务中,由于信息不对称,股东抽逃转移注册资金、或公司形骸化、股东金蝉脱壳的例子不胜枚举,“老赖”们让债权人吃尽了苦头,也破坏了市场经济;此外,出资人与经营者的委托—代理关系,在公司治理不完善、及内控缺失的情况下,公司高管等内部人侵犯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的行为时有发生。构建信用企业,一方面要依靠法律的力量,另一方面,要加强企业治理。中国行为法学会会长、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指出,信用建设和企业治理相辅相成,完善企业治理结构是企业信用建设的制度前提。“诚信理念是企业的存在价值、经营思想的综合体现”。企业加强治理,其实是企业自律与他律相结合,而以自律为主,做出相应的制度安排,例如把诚信建设纳入公司章程、企业内部建立信用风险管理制度、守信制度;创建合规文化,将诚信文化贯穿于内部管理机制的全过程,明确股东及公司的信息披露义务,从而增加企业信息透明度等等,让“不诚信”的端倪暴露在阳光下。(三)整合法律资源,将失信行为关进制度的笼子徐显明教授认为法治文化的核心是制度文化,因此企业信用建设,首先要加强制度供给。十八大以来,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开展,信用体系建设的力度也不断加大,目前我国已出台了一些关于涉及企业信用方面的法规、规章、条例,初步形成了一套保障企业诚信的法制体系。但是,我们也看到,目前立法的层级还不高,为此,笔者认同有学者提出的关于出台专门的《企业诚信法》的建议;并且更进一步认为在当前社会转型期,应将信用立法置于特别重要的地位大力推进,适时修订、补充相关法律,将诚信思想贯穿到具体条文中。其次,在国家层面的相关法律尚未出台前,在合宪性及不与国务院行政法规相冲突的情况下,加强地方立法,根据本地区企业诚信问题进行创制性立法,通过条例、规章等规范性文件明确惩戒对象,把某些与企业信用相关的基本道德规范转化为法律规范,以法治彰显道德约束。所谓“整合法律资源”,就是从立法、司法到执法,对“失信企业”编织成一个完整的网络,形成协同机制,目前从中央到地方,不少省市都先后出台了关于失信企业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的文件;下一步,应加强在立法与司法及执法领域的统筹协调进行共治,使失信企业及其经营者无处可遁,从而促使其必须规范自身的行为,从而在客观上达到诚信建设的目的。三、营造诚信文化、增强员工诚信经营的自觉性企业诚信不仅仅体现为制度规范,还是一种精神信仰、一种经营理念、一种价值选择,它是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统一。正如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所说:“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人无信不立、业无信难兴”,这既是对“信用”的高度概括,也是对法治文化建设提出的要求,企业信用的建设,说到底要靠文化的浸染,特别是法治文化的建树,因为法治文化是一整套思想、价值和行为体系,包括熔铸在人们内心的法治精神和法治信仰,镌刻于法律制度中的法治价值和法治权威,贯彻到行为方式上的行为习惯和行为准则。从2001年《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的颁布,到2014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健全社会征信体系,褒扬诚信,惩戒失信”,诚信建设由纯粹的道德规制被提到了道德与法制共治的高度,因此,我们要把企业诚信教育纳入精神文明创建、纳入普法工作中,切实增强普法的针对性与实效性,按照《关于进一步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的指导意见》坚持不懈培育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进行制度文化建设的同时,以道德滋养法治精神、培养诚信品质。综上所述,“诚信作为一种精神文化,根植于社会之中,存在于社会一切交往之中,既表现为公民个人之德,也表现为行业群体之德,还表现为社会的精神风貌”;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我们要通过对《民法典》的学习、宣传,把企业诚信建设纳入法治文化建设中,要让企业经营者实现自律,并且明白一个基本的道理:依法守信可以实现利益期待,而违反诚信义务,就必须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从而最终达到不敢失信、不想失信的目的。注:信用有广狭之分,广义的信用是一个伦理学范畴,含有诚信之意,狭义的信用是一个经济与法律范畴的概念,是一种以契约为基础的经济法律行为,本文为方便讨论,对此未作区分。(作者:汪翊,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

网友评论